垃圾分类的厦门探索:宣传教育 刚性执法

2019-10-25 作者:七娃   |   浏览(71)

东南网9月22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潘抒捷 林泽贵)

垃圾分类是生活小事,也是民生大事。作为全国垃圾分类46个重点城市之一,厦门这项工作起步早,且取得了一定成效。据介绍,当地自2016年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工作以来,从立法管理、宣传教育、分类体系建设等方面入手,在去年第二、第三、第四季度及今年第一、第二季度考评中,均名列全国第一,初步形成了“厦门探索”。

宣传教育:从“要我分类”到“我要分类”

瑞景社区隶属于思明区莲前街道,是厦门市首批垃圾分类试点片区之一。社区党委书记郭美霞介绍,自开展垃圾分类以来,辖区垃圾投放点从64个整合至20个,每月分类出厨余垃圾89.7吨、可回收垃圾45吨、其他垃圾165吨,以及有害垃圾0.3吨。“居民垃圾分类知晓率达100%,准确率达90%。”她说。

不只是精准分类,厦门还把源头减量当成努力方向。湖里区长乐社区主任池火兰告诉记者,长乐二期小区引导居民把餐前果皮、饭后剩菜等厨余垃圾通过精细分类、沥干油水等处理,再分别制作成环保酵素和有机肥料,仅厨余垃圾量就从每月22吨减少为14.2吨左右,实现减量36%。

不过,无论精准分类还是源头减量,都存在一个转变的过程。池火兰以高楼撤桶为例,市民群众初期对此反应强烈、怨言颇多,不理解不配合的现象时有发生。“如果这项工作是对的,那么群众不理解就是我们的问题,要想尽办法让群众理解和支持。”郭美霞带领社区两委和党员干部带头分类、入户宣传,主动争取理解。

事实上,垃圾分类已成为锤炼党性的实践课堂。目前,厦门全市共有9300多个党组织、3.2万名党员志愿者积极开展垃圾宣导和知识普及活动。此外,在党建引领带动下,思明快板、湖里三字经、集美环保舞蹈、海沧小袋鼠垃圾不落地、同安垃圾分类歌、翔安答嘴鼓等寓教于乐的形式,潜移默化地强化居民垃圾分类意识。

值得一提的是,厦门市教育局在全市1164所幼儿园、大中小学开展生活垃圾分类教育。编写教材把垃圾分类纳入教学体系,通过绘画比赛、创编歌曲、社会实践等,充分发挥“小手拉大手”的作用,形成“教育一个孩子、影响一个家庭、带动一个社区”的良性互动。

如今,厦门市民从“要我分类”转变为“我要分类”,垃圾分类已成为文明自觉、行为习惯和良好风尚。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市建成区已全部推行垃圾分类,全市农村垃圾分类覆盖率达87%,全市垃圾分类知晓率达100%,参与率超85%。

分类体系:上中下游一起抓,前中末端齐发力

厦门市市政园林局市容环境处处长熊俊骥用河流的上、中、下游来类比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这一整个系统。“前端是基础,中后端是关键与保障。”他说,如果前端实现有效分类,运输和处理环节却出现“先分后混”“跑冒滴漏”“混装混运”等问题,势必会打击居民参与这项工作的热情与积极性。

一组数据值得关注:厦门全市共投入可回收物、厨余垃圾、有害垃圾、其他垃圾等四类分类垃圾桶20万组、420台分类转运车,共组织3300名督导员、3320名督导志愿者。数据说明,厦门跑好了垃圾分类投放和收集的“最初一公里”。

熊俊骥告诉记者,在运输和处理环节,厦门在配足配齐分类运输车辆、明示所承运的生活垃圾种类的基础上,推行厨余垃圾按“定点收集、桶车对接、公交化运输”方式,已于2017年全部实现直运至后坑厨余垃圾处理厂进行厌氧发酵产生沼气燃烧发电;其他垃圾直运到后坑、西部、东部三座垃圾焚烧厂进行焚烧发电;有害垃圾按“定点集中、定期转运”方式直运到工业废物处置中心进行集中无害化处理;可回收物在小区细分收集后,大部分直运到对应的资源利用机构,“变废为宝”。

智慧管理是确保各类垃圾直运到位的重要手段。当地分类运输车辆均安装卫星定位系统,管控平台可实时监控。“比如有害垃圾,我们可以查询车辆历史运行轨迹,确认有没有运到指定末端处理厂,避免危害生态环境。”熊俊骥说。

由于各个环节严格按照规程全程分类,处理效益明显。后坑垃圾焚烧发电厂厂长肖安良告诉记者,相比于以往不分类焚烧,每吨垃圾焚烧发电量从330千瓦时提高到380千瓦时,同时由于烟气处理难度下降,成本也得到一定程度降低。

从数量上看,厦门全市日产生活垃圾5200吨左右,其中生活垃圾700吨、其他垃圾4400吨、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100吨左右,垃圾日产量呈现明显减缓趋势。

刚性执行:既要有法可依,又要执法必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