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则成原型吴石与何遂铜像下周落户福州

2019-10-26 作者:七娃   |   浏览(136)

余则成原型吴石与何遂铜像下周落户福州

吴石(右)和何遂的铜像还在安装和景观配置中。闽海 摄

海峡网10月17日讯 (福州晚报记者 刘琳电视连续剧《潜伏》中,主角余则成有两位革命引路人,一位是他的老师、上司吕宗方,一位是他至爱的恋人左蓝。而余则成原型之一吴石将军的革命引路人,是他的福州老乡、辛亥革命元老何遂将军。

下周二随着他们的铜像落户福州三山人文纪念园英雄广场,这两位70年前肩负中国共产党使命在台湾生离死别的战友,将永聚榕城。

据悉,这是华夏大地上首次将吴石与何遂将军的铜像并列一起,也是首次为吴石的革命引人路何遂将军立像。

余则成原型革命引路人是他

吴石(1894年—1950年),福州市仓山区螺洲镇人,1916年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曾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师处长、北伐军总参谋部作战科科长、参谋本部第二厅处长。抗战中,吴石任第四战区参谋长、军政部主任参谋兼部长。1948年,吴石与中共华东局直接建立联系,提供重要军事情报。1948年底,吴石调任福州绥靖公署中将副主任,1949年6月去台湾,任国防部参谋次长。1950年,因中共台湾省工委书记蔡孝乾叛变,吴石被秘密逮捕,同年6月10日,他与陈宝仓、聂曦、朱谌之在台北英勇就义。

何遂(1888年—1968年),祖籍福清市港头镇占阳村,生于福州鼓楼区灵响,16岁从军反清,19岁加入中国同盟会,系广西同盟会支部创建人之一。辛亥革命,何遂追随吴禄贞发动“燕晋联军”起义,在石家庄扣押清军辎重列车。孙中山曾说:“倘非山西起义,断绝南北交通,天下事未可知也。”之后,何遂参加了护国战争、护法战争,舍生忘死,铁血共和。何遂曾任国民军空军司令、第三军参谋长兼第四师师长,北京政府航空署署长,陆军中将。他中年弃军从政,曾任黄埔军校“代校务”、国民政府立法委员、立法院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等职。“九·一八”事变后,何遂与朱庆澜将军共组“辽吉黑热抗日义勇军民众后援会”。西安事变后,何遂与中共高层建立良好关系,继而对人民解放事业多有贡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何遂任华东军政委员会政法委员会副主任、司法部部长,系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法案委员会委员。

在革命战争年代,何遂三子一女皆投身革命。吴石和何遂是生死之交,吴石是受何遂影响并通过何遂和中国共产党建立直接关系。吴石首次与中国共产党深谈合作,是何遂引之同去。吴石以宁沪何家为中转站,为党送来许多重要情报。

70年前两志士台北生离死别

解放前夕,吴石飞往台湾履新,一时与党失去联系。1949年8月,何嘉受命与父亲何遂一道前往台北,并与早在那里潜伏工作的二哥何世平会合,与吴石取得联系。之后,吴石继续为共产党工作,直至壮烈牺牲。

因何遂三子何康出任上海市军管会农林处处长,香港媒体报道了这一消息。为保护何遂,中共急令何遂携家人离台,吴石送他至台北机场,两人一别再未相见。

两位志士铜像藏着“隐语”

何遂、吴石铜像由国内著名雕塑家、中央美术学院雕塑艺术创作研究所所长孙伟教授创作完成,被吴、何两家人公认为不仅形似而且神似。创作雕塑过程中,吴石在美国的长女吴兰成曾赴北京,对父亲雕塑提了许多建议。

何遂、吴石铜像高约2.5米。何遂的铜像由其子何达做造型构思,取了苏轼《定风波》“莫听穿林打雨声”一词中的意境,整体构图是:何遂穿长衫持竹竿迎台湾海峡之风而立,与吴石遥相对望。

何遂铜像身边石刻有字:“收拾乾坤归腕底,吾辈固应如是”,这是吴石五十大寿时何遂送给他的百字文中的一句,尽显爱国情怀。而吴石铜像身边石上刻的是吴石将军绝命诗中最后两句:“凭将一掬丹心在,泉下差堪对我翁。”彰显烈士至死铭记使命,践行对党承诺的一腔忠诚。

吴石、何遂两尊铜像之间是用不锈钢雕刻的台湾海峡波涛连在一起,象征两人的使命尚未完成,可以告慰两位革命志士之时应是两岸统一之日。

下周二上午,将在三山人文纪念园举行吴石、何遂铜像落成仪式,届时吴石、何遂两位将军海内外20多位亲人将回到家乡,感受家乡人对革命前辈的一腔深情与铭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