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只濒危活体巨蜥走私入境被截 青少年竟成走私目标群体

2019-12-08 作者:七娃   |   浏览(139)

318只濒危活体巨蜥走私入境被截 青少年竟成走私目标群体

该案查获走私入境的蜥蜴 (厦门海关供图)

东南网11月25日(本网记者卢超颖)11月25日,记者从厦门海关获悉,该关立案侦办关区首起邮递渠道走私濒危物种巨蜥案,经滚动打击,截至10月9日,全案共计查证蜥蜴、蟒蛇300余只。值得关注的是,涉案的多名犯罪嫌疑人都是未成年人,最小的年龄只有15岁。

300只濒危活体蜥蜴走私入境

9月3日,该关隶属邮局海关在对一票来自境外申报品名为“礼品”的邮件查验时,现场查获15只活体蜥蜴,经鉴定为“巨蜥科巨蜥属平原巨蜥活体”,属《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Ⅱ所列濒危物种。同日晚,该关查验关员在对当日进境邮件复查时,发现一票来自境外申报为“塑料盒”的邮件过机图像与之前查获的蜥蜴邮件类似。经进一步查证,该邮件与当日查获的平原巨蜥为同一收货人。

该关缉私部门立即通过“大数据”作战摸排上线,终于锁定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9月5日,厦门海关缉私局在泉州市晋江安海镇某兽药饲料店将该案犯罪嫌疑人蔡某抓获,并现场查扣《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Ⅱ所列濒危物种绿鬣蜥10只。9月10日,在漳州市云霄抓获该案犯罪嫌疑人蔡某销售的“下家”2名(未满16岁),并现场查扣5只涉案走私绿鬣蜥。9月6日,该关缉私民警在上海市静安区某美发店内抓获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境外供货方倪某伦,并从倪某伦上海住所搜出非法持有的41条球蟒、彩虹蚺、竹叶青等各种蛇类,其中5条为《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Ⅱ的濒危物种,25条属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野生动物。

随后,该关继续通过大数据分析,对倪某伦网络销售“下家”开展精准研判,并协同物流公司开展追查,截至9月25日,缉私民警先后追回境外供货方倪某伦已发出未送达的涉案走私绿鬣蜥80只。

经初步查明,自2019年7月以来,为牟取利润,境外犯罪嫌疑人倪某伦通过微信宠物群结识大陆的宠物玩家,明知绿鬣蜥、平原巨蜥等禁止买卖、禁止进口,仍向境外卖家游某收购该类保护动物,并作为“中间商”,先后走私活体巨蜥入境12批次,利用邮递渠道“化整为零”多批次分散运抵安徽、江苏、山西等地区,通过微信或宠物市场销售牟利。经查,由倪某伦组织货源并走私入境的涉案蜥蜴、蟒蛇达300余只。此外,由倪某伦销售“下家”蔡某自行经FACEBOOK网络平台购买走私入境的绿鬣蜥10只。全案共查证走私平原巨蜥、绿鬣蜥、缅甸蟒等共计318只。

318只濒危活体巨蜥走私入境被截 青少年竟成走私目标群体

该案查获走私入境的蜥蜴 (厦门海关供图)

走私目标群体为青少年

“本案涉案的多名犯罪嫌疑人都是未成年人,最小的年龄只有15岁。”厦门海关缉私民警透露:“在案件侦办过程中我们注意到,这些未成年人的父母并没有意识到孩子通过非法渠道购买走私巨蜥会有如此严重的后果,老师通常会教育青少年不要参与抢劫和偷盗,却没想到青少年会因为养‘宠物’而涉嫌犯罪。”

以平原巨蜥为例,该批涉案的平原巨蜥在境外售价折算为人民币仅为几百元,在境内却能卖到数千元,利润驱使是不法分子走私濒危动物的一个重要原因。

事实上,除了牟利的需求,不少青少年为了满足自己饲养“爬宠”的嗜好,向不法分子购买走私蜥蜴。以本案为例,不少青少年原本是出于嗜好而通过非法渠道购买走私巨蜥,后来发现通过网络平台发展“下家”可以不断获利,进而从单枪匹马进化到拉拢身边朋友组团队,还利用民房藏匿、囤积走私巨蜥。他们运用现代的营销手段,利用微信群等网络社交手段,发布销售濒危活体巨蜥消息,发展自己的客户群体牟取利润。

“青少年通过网络平台非法购入走私蜥蜴,已存在主观故意,一次犯罪很可能对青少年的一生都产生巨大的影响。”对此,海关缉私警察提醒,由于社会知晓度很低,一些野生动物会被青少年们当成宠物饲养,但法律规定,走私濒危活体蜥蜴仅1只即可“入刑”,4只以上即可视为“情节特别严重”,爱“宠”之心固然可以理解,但必须以遵守我国的法律法规为前提,以共同守护我们的自然家园、保护野生动物为前提,否则,将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野生动物可能感染致死疾病